美聯(lián)儲下調降息預測,中性利率或上升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4 10:21:09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中金點(diǎn)睛

6月13日:

正文

此次FOMC會(huì )議與美國CPI通脹數據的公布重疊。此前的數據顯示,美國5月份CPI同比增長(cháng)3.3%(前值3.4%),核心CPI同比增長(cháng)3.4%(前值3.6%),兩者均較上月放緩,且增速均低于市場(chǎng)預期。從分項看,美聯(lián)儲較為關(guān)注的非房租核心服務(wù)通脹(supercore)環(huán)比降至零增長(cháng),這主要受到機票價(jià)格大跌和汽車(chē)保險價(jià)格由大幅增長(cháng)轉為小幅回落影響。房租通脹仍然堅挺,核心商品通脹保持低位??傮w上,這組通脹數據降低了市場(chǎng)對于“二次通脹”的擔憂(yōu),為美聯(lián)儲年內降息提供了一定的鋪墊與信心。

但美聯(lián)儲并沒(méi)有因為一個(gè)月的數據就表現的很“鴿”。考慮最新的通脹回落,美聯(lián)儲在貨幣政策聲明中修改了措辭,將近幾個(gè)月中,美聯(lián)儲在實(shí)現2%的通脹目標方面“缺乏進(jìn)一步進(jìn)展(a lack of further progress)”改為看到了“溫和的進(jìn)展(modest further progress)”[1]。但一個(gè)月低于預期的“驚喜”通脹數據依舊不足以改變聯(lián)儲在看到一季度通脹超預期后轉為“警惕”的態(tài)度,鮑威爾表示需要看到更多好消息(need to see more good data)來(lái)支撐通脹可以持續回落至2%目標值的信心[2]。美聯(lián)儲上調了對于通脹的預測,并下調對年內降息次數的預測至一次,這符合我們中期展望報告的判斷。自3月FOMC會(huì )議以來(lái),美國一季度GDP增長(cháng)雖不及預期,但排除掉進(jìn)口與庫存擾動(dòng),國內私人部門(mén)最終需求環(huán)比折年仍有2.8%,指向內需依然強勁。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保持穩健,5月新增非農反彈至27.2萬(wàn)人,顯示經(jīng)濟仍在吸納就業(yè)。對此,美聯(lián)儲維持今年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速預測2.1%不變,年底失業(yè)率維持在4.0%不變。美聯(lián)儲還將第四季度核心PCE通脹預測從2.6%上調至2.8%,PCE通脹從2.4%上調至2.6%,但這主要反映了第一季度通脹連續超預期的影響。

點(diǎn)陣圖方面,此前3月份認為應降息三次或以上的官員人數為10人,而本次所有官員均認為應該降息兩次或以下。其中,有4人認為年內不應該降息,7人認為年內降息一次,8人認為年內降息兩次。從中位數來(lái)看,2024年內降息次數降低到一次,但2025年降息次數從此前的三次增加至四次,顯示美聯(lián)儲官員傾向于在今年之內保持耐心,但點(diǎn)陣圖也顯示出如果明年經(jīng)濟走弱,美聯(lián)儲可以做更多的降息。點(diǎn)陣圖中沒(méi)有官員表明希望進(jìn)一步加息,這與此前鮑威爾排除加息的可能性的表述一致。

美聯(lián)儲還上調了對于長(cháng)期政策利率的預測,這意味者中性利率或上升,現在的貨幣政策沒(méi)有想象中那么緊。美聯(lián)儲將2025年底的政策利率預測從3.9%上調至4.1%,將2026年底的利率預測保持在3.1%,將長(cháng)期利率預測繼3月上調至2.6%后進(jìn)一步上調至2.8%。盡管鮑威爾本人在記者會(huì )上稱(chēng)長(cháng)期利率是一個(gè)不可直接觀(guān)測到的長(cháng)期均衡的理論概念,但持續的上調已足以表明了美聯(lián)儲態(tài)度的轉變,即政策利率的終點(diǎn)或不會(huì )太低。鮑威爾也稱(chēng),官員們已共識認為利率或不太可能回到疫情前的水平(Fed officials are coming to the view that rates will not likely come down to their pre-pandemic level)。這意味著(zhù)中性利率或將上升,利率在高位停留更久將成為新的常態(tài)(normal for longer)。我們認為,中性利率上升也意味著(zhù)當前的貨幣政策并沒(méi)有很緊,而美聯(lián)儲其實(shí)也并不想過(guò)度緊縮。

中性利率的上升也反映了當前及未來(lái)影響美國中長(cháng)期的三股力量——財政擴張、科技創(chuàng )新、以及逆全球化。正如我們在中期展望報告中所述,財政刺激有利增長(cháng),但也帶來(lái)通脹壓力;科技創(chuàng )新是長(cháng)期推進(jìn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、抑制通脹的可持續動(dòng)力,但能否成功需要時(shí)間檢驗;逆全球化既遏制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也增加通脹風(fēng)險,具有“滯脹”效應。三股力量疊加,最終影響取決于每股力量的強弱。對美國而言,一種可能情形是經(jīng)濟潛在增速上升,通脹中樞抬升,中性利率水平也上升(請參考《美國新格局:從大財政到新科技》)。

圖表1:美聯(lián)儲6月利率點(diǎn)陣圖

資料來(lái)源:美聯(lián)儲,中金公司研究部

圖表2:美聯(lián)儲對經(jīng)濟指標的預測(2024年6月)

資料來(lái)源:美聯(lián)儲,中金公司研究部

圖表3:美聯(lián)儲貨幣政策聲明對比(2024年6月vs 2024年5月)

資料來(lái)源:美聯(lián)儲,中金公司研究部